您好,欢迎访问央视民生网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智库 >

喜见山东“合村并居”按下“暂停键”

时间:2020-06-29 13:35|来源:央视民生网|编辑:岳金刚| 网友评论

《孟子·离娄上》“得天下有道,得其民,斯得天下矣。得其民有道,得其心,斯得民矣。得其心有道,所欲与之聚之,所恶勿施尔也。”.近段时间以来,不管是媒体,还是学者教授,以及自媒体,对山东“合村并居”工作进行了高度的关注,尤其以批评、质疑者甚多。包括南风窗、中国新闻周刊、腾讯等在内的媒体和贺雪峰教授、郑风田教授在内的学者等,纷纷各抒己见,尤其是对涉及到的强拆、后续安置、赶农民上楼后的生计问题等,山东一刀切式的“合村并居”,显然违背民意,失去民心。舆论压力之下,山东省级层面相继做出回应,最终倾听民声民意,尊重群众意愿,按下了“暂停键”。

据6月26日山东省委机关报《大众日报》报道,近日,山东省委副书记、代省长李干杰到潍坊青州市、临朐县,采取“四不两直”方式实地调研农村社区建设工作。他指出:要充分尊重农民意愿,搬不搬、建不建,群众说了算,不能强迫命令,不能增加群众负担。

网络图片

6月27日上午,山东召开美丽宜居乡村建设视频会议,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再次强调,“要更加注重顺应群众意愿。充分听取农民意见,决不能逼迫农民同意,真正把群众说了算落到实处。”刘家义指出,各市、县要迅速行动起来,对本辖区美丽宜居乡村建设情况进行一次全面摸底,对存在的问题即知即改、边查边改,确保按期整改到位。要坚持统筹把握、分类处置,对已经拆迁尚未搬入新居的,要在确保工程质量的前提下,加快建设进度,让群众早日入住。对临时居住安置不到位的,要一户一策、明确时限予以解决,确保群众生命财产安全。对正在实施的,要深入听取群众意见,把政策讲清楚,取得一致共识。对正在实施但群众意见较大的、正在研究准备实施的、以及已经研究尚未实施的,先一律暂停,进行重新甄别。

由此可见,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对这些切实存在的问题进行了非常细致的回应,尤其是“对正在实施但群众意见较大的、正在研究准备实施的、以及已经研究尚未实施的,先一律暂停,进行重新甄别。”此言一出,势必受到广大群众拍手称快,因为此言顺应民心,此举是民心所向。

“合村并居“为何备受关注,且广受诟病?原因是多方面的,究其根本,我想还是没有“真正把群众说了算落到实处”。毛泽东说:“在我党的一切实际工作中,凡属正确的领导,必须是从群众中来,到群众中去。”习近平说:“时代变化了,但从群众中来、到群众中去的工作方法不能变”。为人民服务,坚持“人民至上”,一直以来,群众路线是党的生命线。 一切为了群众、一切依靠群众,从群众中来、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,是我们的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重要法宝,也是我们党始终保持生机与活力的重要源泉。

如果反其道而行之,不坚持群众路线,我们的事业岂能赢得民心,又如何取得胜利?“合村并居“,其初衷和理念是好的,我们理解政府部门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的急切心情和现实努力,我们也认为按照山东省的发展规划,对于一些生态脆弱、人口流失严重的村庄实行撤并,是必要的和有益的。此举必然有其一定的合理性、可行性。对政府和村集体来说,通过合村并居将节省的宅基地复垦成耕地,换取建设用地指标,或者将其转变成经营性建设用地,出让使用权以获取出让金,乃至以之作价出资兴办企业,这都是地方政府和村集体筹措公共资金,推进城乡建设,促进社会发展的重要途径之一。

但“合村并居“作为一项探索中的工作,不坚持因地制宜,不广纳民意,机械式的实行一刀切,遍地一个样,违背群众路线,背离群众观点,必然惹来群众骂声一片,工作推进势必层层受阻。于是,中国最著名的乡村治理研究专家贺雪峰撰文质疑了,贺雪峰认为山东的合村并居过于激进,损害了农民的利益:山东采取拆农民房子的办法来推进合村并居,先拆农民房子,获得政府增减挂收益之后再规划建设农民社区,其后果很大可能是,农民房子被拆了,政府却没有钱来建社区,农民即使想上楼也无楼可上。即使农民社区建好了,农民的补贴也不够上楼,往往还需要再自己掏10万块钱才能上楼,这让很多村民打起退堂鼓,放着自己庭院不住,花钱住公寓房?且公寓楼配套设施奇缺。曾在某县,发生村民被“赶”着上楼,但数位老人却纷纷争抢地下车库不愿“向上”。在地下车库“安家”后,由于没有厕所,每天早上一楼地面到处泼满了屎尿,臭不可闻,生活环境极其恶劣。 农民有抵触情绪,但是地方得到的是硬指标,协调起来没那么容易,结果就是粗糙执行。

对此,我国著名乡村治理研究专家吕德文亦发文反映了一些真实情况:山东一些在拆村子村民被做思想工作要求拆房,但是政府却无法向他们承诺何时何地建好新社区,被拆的农民只能住进临时搭建的窝棚。虽然很多村民签了拆迁合同,但有多少是真心拥护合村并居政策的呢? 签合同的有这么两类人: 一类是体制内的,乃至体制内人员的亲戚,都被要求讲大局,必须服从“政策”。另一类则是“逼签”,干部上门软磨硬泡,连哄带骗,极个别的就强拆。更有相当多的声音反映,山东省某厅下设“土发集团公司”,聘用不少退休人员利用在职时的“影响余威”与工程利益挂勾大肆敛财。也因此让“合村并居”变了味。还有些老农反映“上楼容易下楼难”,曾发生有位70多岁的大娘乘电梯上楼好好的,下楼时电梯发生故障(或因停电),家人将大娘背下楼来绝气身亡。

上海大学教授 李凤章及与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张佩国认为,合村并居本身无可厚非,但要坚持合村并居的农民自愿,并建议采取宅基地物权化和市场化的方式,在保护农民土地财产权基础上,发挥农民合村并居的主体性,借助市场实现人口的集中居住和农村闲置低效建设用地的复垦。

“三农”问题专家、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主任、福建农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温铁军则批评道:“近期疫情恶化了系统性危机,有些地方搞‘合村并居’,主要是由地方严重的债务压力引起的。”他认为,为解决这一问题,有些地方就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可以直接入市、发达地区本地的地票交易可以跨区等政策,推进“合村并居”,搞大拆大建,目的就是尽可能拿到土地指标。

专家教授发声质疑,当地群众则是叫苦连天。山东德州市陵城区五虎庄社区一位村民曾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2008年,他所在的村庄等五个村开始试点合村并居。当时镇政府干部在村里鼓动村民签字同意拆房,称签字晚了就没有好楼层等,“一些人经不起鼓动就签了字,随后房子、院子等马上被推倒,其他农户生活很不便利,只好被迫签字同意拆迁。”拆迁时,他家中的两套房子一共评估了17万左右。选房时,为了方便老人居住,买了一套160多平方米、位于2层的商品房。“相当于拆了2套房子,还得再贴20万左右,才住进楼房。”住进社区后,社区附近有个服装厂,但安排不了多少人就业,大部分人还需要种地。他感叹:“一年种地的收入,只有三四千元,忙活一年的积蓄都交取暖费了。”

当地一位村支书说,‘农民新村只有在县城边上搞才合适。’如果不加区别地全盘实施合村并点,对纯农业区也实行强制城镇化,其实并不能从根源上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、改善生活条件,不是解决三农问题的长远之计。”

  网络图片

“ 老房子”没了,“新房子”停了,除了拆迁的程序问题,更大的问题是之后的合村。”一些村民说,有些地方先建后拆,结果楼房建好后,很多农民又不想要楼房,造成闲置房。很多老人则对上楼后的生活,顾虑重重。山东贺寺村一名尹姓老人称,自己有2亩半的土地,一年土地流转的收入大约有2500元,再加每月123元的养老金,一年就是3000多元的收入。“年纪大了,本就不愿离开村子。再说,把我们赶上楼后,这些钱够花吗?”今年51岁的尹燕东在镇派出所已经做了十多年巡防队员,他称,派出所所长董庆为了让他签字,先后跟他谈了4次话,“不同意,就要对我停薪停职”。有的村民甚至反映,当其不肯接受拆迁时,要么遭遇房屋被砸,要么遭遇强拆,让人饱受折磨,类似问题,在当地并不鲜见。山东“合村并居”就像发生在前年某省的“砸棺平坟”全民推行“火葬”事件一样悖离民意实际悖离了自然发展规律,更是悖离了传统祖训。

由此可见,“合村并居“因为违背了群众路线,漠视群众呼声,一厢情愿把“民心工程“办成了”民怨工程“。值得庆幸的是,山东省级层面相继做出回应,作出顺应民心之举,按下了”暂停键”,令人欣喜。

当然,我们也应该看到,山东省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、国务院的部署要求,稳步推进美丽宜居乡村建设,探索出各具特色的发展路子。总体上看,山东省建设美丽宜居乡村工作,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符合乡村建设规律要求,方向是正确的,政策是妥当的,推进是有成效的,绝大多数群众是满意的。

我们相信,针对一些地方思想认识上的偏差,群众路线执行的不到位,侵害群众利益问题仍然存在等问题,只要秉承更加注重维护群众利益、更加注重顺应群众意愿、更加注重顺应发展规律、更加注重尊重群众首创精神的思路和原则,坚持群众路线,实事求是对待,逐一整改提升,未来的山东省势必农业强起来、农村美起来、农民富起来。(作者﹕简陈贤 网名“冰封解冻”)


滚动播报
右侧广告位B-370PX/90PX


网站首页 - 关于我们 - 版权申明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我们

地址:中央广播电视塔三层310 电话:010-68465836 客服QQ:2184466493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(京)字第15699号

京ICP备20005677号-2
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央视民生网 版权所有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